武汉大学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所
     欢迎访问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态与公告 > 会议 >
達慕思—清華“清華簡”國際學術研討會綜述 - 发布时间:14-02-04 09:12

 達慕思—清華“清華簡”國際學術研討會綜述

邢文

達慕思大學羅伯特1932暨芭芭拉·布萊克亞洲研究講席教授

 

2013830日至91日,由美國達慕思大學(Dartmouth College)、清華大學主辦的達慕思—清華“清華簡”國際學術研討會——第四屆新出簡帛國際學術研討會,在達慕思大學舉行。來自亞洲、美洲、歐洲13個國家和地區的70余名專家學者出席會議 對清華簡進行了熱烈討論。會議由達慕思大學亞洲研究講席教授艾蘭(Sarah Allan)、邢文聯合召集,達慕思大學校長、總務長、文理學院院長辦公室(Offices of the President,Provost,Dean of the Faculty)、亞洲與中東語言文學系(Department of Asian and Middle Easter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萊絲麗人文中心(The Leslie Center for the Humanities)以及達大校友曾士庭伉儷(Anne and Steven Tseng95 Tu01)、谷月涵伉儷(Jennifer and Peter M.Kurz79)、廖小南校友(Xiao Nan Liao93) 慷慨資助。達慕思大學校長菲利浦·傑·韓隆(Philip J.Hanlon)、副教務長琳賽·魏利(Lindsay Whaley),清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任胡和平教授、副校長謝維和教授等出席了開幕式。會議期間,《寫在竹簡上的中國經典:清華簡與中國古代文明》圖片展與《中國書法與手稿藝術》國際書法展在達慕思大學圖書館展出。

20087月清華簡入藏清華以來,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已經整理出版了三輯《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在開幕詞中,韓隆教授指出,清華簡的意義在於在世界範圍內改變著我們對古代文化、古代文明的認識,而清華大學李學勤教授的跨學科、跨國界的研究,對我們所有的研究都有啟發意義;胡和平教授指出,清華大學昔有王國維先生開闢的甲骨文研究傳統,今有李學勤先生領導的清華簡研究成就,清華大學願與世界分享這些國寶級的學術資源。大會對《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第二輯的《系年》前四章、第三輯的《說命》三篇及《周公之琴舞》以及清華簡所見戰國書法的筆法問題,分別進行了專場討論。

會議特邀李學勤教授作大會主題發言。李學勤教授簡要介紹了清華簡的基本情況與內容,指出5年來的整理與研究使我們相信:第一,清華簡確實是戰國時代的竹簡,與孟子的時代相當,內容彼此關聯;第二,清華簡不敢一律定名為“楚簡”,是因為我們的整理仍在進行,而且我們也從未見過楚簡之外的竹簡;第三,清華簡的內容基本上未見諸子的材料,沒有儒家、道家之類的思想性的文獻(僅在一枚斷簡上見有孔子一句話),沒有占卜的記錄與遣冊;清華簡主要是經、史類材料,尤其與歷史有關,竹簡的內容包括了《詩》、《書》、《禮》、《樂》、《易》、《春秋》全部的“六經”——整理、研究清華簡的過程,是一個不斷發現的過程,而且是一個富礦被不斷開採、不斷發現的激動人心的過程。李學勤先生還談到如何定義“重大發現”的問題,指出郭店楚墓竹簡、清華簡等被發現之後,我們發現楚國的學術文化水準,達到了我們以往完全沒有想像到的高度;如果一項發現改變的是我們對一個時代、乃至一個民族的認識,這樣的發現才叫“重大發現”——清華簡就是這樣的“重大發現”。

大會依論題分為清華簡總論、《系年》、《說命》、《周公之琴舞》、戰國書法與中國手稿文化專場。香港中文大學張光裕教授應邀介紹了清華簡發現、鑒定與購藏的有關情況。清華大學歷史系副主任劉國忠教授介紹了清華簡艱辛的整理過程。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趙桂芳教授介紹了清華簡嚴格的保護、監測與保養流程。《系年》前四章先後由北京大學出土文獻研究所所長朱鳳瀚、加拿大皇家學院院士麥基爾大學葉山(Robin D.S.Yates)、清華大學李均明、中國先秦史學會副會長武漢大學羅運環、法蘭西學院風儀誠(Olivier Venture)、清華大學劉國忠、中山大學陳偉武、美國西華盛頓大學甘鳳(Foong Janice Kam)等教授領讀,朱鳳瀚、羅運環、陳偉武、清華大學李守奎等教授發表了論文。《說命》三章由李學勤、艾蘭教授領讀, 日本女子大學穀中信一(Yanaka Shinichi)、臺灣東吳大學郭梨華教授等發表了論文。《周公之琴舞》由李守奎教授領讀,分篇討論人包括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主任陳致、瑞士蘇黎士大學畢鶚(Wolfgang Behr)、美國里海大學柯鶴立(Constance A.Cook)、美國郡禮大學顧史考(Scott Cook)、復旦大學郭永秉、煙臺大學副校長江林昌、美國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東亞語言與文化系主任齊思敏(Mark Csikszentmihalyi)、韓國光州大學吳萬鐘(Ou Manjong)、美國堪薩斯大學魏克彬(Crispin Williams)、美國紐約大學布魯克林學院麥安迪(Andrew Meyer)教授等,顧史考、吳萬鐘、江林昌等教授發表了論文。

與會者對清華簡的有關簡文進行了逐字研讀,討論熱烈。例如《系年》第一章“商王之不恭上帝”一句,朱鳳瀚教授認為並非出於商王對上帝的怠慢, 而是商人的宗教觀念所致:證諸卜辭,商人本無祭祀上帝之制。羅運環教授則認為商代只有一般意義的籍田,尚無帝籍;《系年》帝籍加有“作”字,說明帝籍始于武王。按簡文此處“上帝”,又可讀作“帝帝”重文陳偉武教授提出後一“帝”可能讀作“禘”,為祭名。郭永秉教授則認為“禘”為動詞,“禘帝”習見於古籍,此處“不恭禘帝”即“不恭敬地對帝進行禘祭”;而下文“上帝天神”中的“上帝”,據字形顯然是“土帝”合文,“土帝”與“天神”對文,或指五方帝中的黃帝。《系年》簡中的“克反商邑”,也備受學者關注。李均明教授與李守奎教授均引小臣單觶銘文,指為成王二次克商之事。李守奎教授並遍考諸器,說明小臣單觶的“反”字為以手毀“厂”(即崖之象形)、崖土墜落之象,故“毀壞”為其本義,是“反”字“毀壞、推倒”義項的來源。又如《周公之琴舞》中見於《周頌》的《敬之》一詩,李守奎教授認為系成王所作自儆之詩,其中“日就月將,教其光明”,較之《毛詩》所見,句式整齊,文意顯豁,《毛詩》或有錯簡。顧史考教授則舉郭店竹簡與上博簡之例,認為清華簡此句完全可能讀作“學其光明”,與今本所見“學有緝熙于光明”義近。陳致教授認為句中所見既非“學”也非“教”,而當讀作“覺”,並引王念孫《讀書雜誌》說為證。吳萬鐘教授認為從“教其光明” 到“學有緝熙于光明”,“教” 改為“學”似有意為之,前者強調“教導至於光明的境界”,後者說明“學習要有積累”方能“至於光明的境界”。

會議研討的論題,從微觀到宏觀,從文字到思想,從筆法到文化,難以盡述。李學勤教授讀《周公之琴舞》“疐天之不易”之“疐”為“對”,讀通了金文所見一系列文例。陳偉武教授舉曾憲通教授戰國“徙”字齊系從米、楚系從少之說,指出《系年》中“屎”等個別文字反映了齊魯語言文字的特徵。谷中信一與郭梨華教授均對《說命》的思想內容作有分析。此外,劉紹剛、李均明及英國牛津大學的麥笛(Dirk Meyer) 教授等對偽簡的書法特徵及若干辨偽問題作有具體討論。艾蘭、哈佛大學普鳴(Michael Puett )以及魏克彬教授主持了大會的自由討論。

戰國書法與中國手稿文化專場由邢文教授主持,特邀南京藝術學院黃惇教授作主題發言,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古文獻研究室主任劉紹剛教授任評論人。黃惇教授首次對戰國書法的筆法及其在書史上的意義,作了系統的梳理與論述。黃惇教授指出,正如通過人的形貌可以判斷年齡,通過戰國書法的筆法研究同樣可以判斷墨書文字的時代;由清華簡所見筆法特徵,可以歸納戰國書法的筆法特徵及其嬗變規律,不僅是對上古書法史研究的突破,而且於古文字研究亦有助益。黃惇教授認為:第一,清華簡所見筆法即古人所謂科斗、倒薤之法,主要包括倒薤、順薤的三種形態,即粗頭銳尾、兩端銳而中粗、銳頭粗尾;第二,科斗、倒薤筆法的快寫,必然導致隸書中最有特徵的波挑與掠筆筆法的出現, 從而導致隸書與草書的出現; 第三,科斗、倒薤筆法加上圓勢運動,是後世書體筆法的起源。黃惇教授縱論千年書史,標舉大量圖例,不僅具體說明了草書筆法怎樣來自篆書,戰國筆法外加圓勢運動怎樣形成了後世使轉、翻折、映帶的筆法,倒薤的筆法又怎樣成為後世楷書的用筆等,解釋了上古筆法向後世筆法演進過程中一系列在書法史上長期懸而未決的疑難問題,而且試圖顛覆先秦篆書“筆筆中鋒”的傳統說法,令人對清華簡的學術價值有了嶄新的認識。

作為稿本墨蹟的清華簡,引發了書法家與古文字學家之間的深入切磋。與會學者就馬王堆所見古隸與今隸的劃分標準問題相持不下——古文字學家雖關注筆法, 但更注重字形,而書法家則更為關注筆法。黃惇教授指出,草書與楷書的區別,即根據筆法作單一認定,並進而提出成熟隸書應當進行字形、筆法的“雙重認定”。結合書法專場的主題,邢文教授從文化類型、學術內容、藝術觀念、筆墨技法、文化影響及產業價值等方面,界定了中國手稿文化的主要內容。

 

(原載《文物》2013年第12期)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