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楚文化研究 > 清华简 >
“三楚先”何以不包括季連 - 发布时间:11-08-22 10:41

三楚先何以不包括季連

趙平安

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 教授、副主任

 

內容提要:季連是羋姓楚人的始祖,從來沒有異議。清華簡《楚居》敘述楚先公先王的世系和居處遷徙,始于季連,從出土文獻的角度印證了這一點。但是,在戰國時期楚人的祀典系統三楚先老童、祝融、鬻熊)裡,卻沒有季連的影子。這一現象一直得不到合理的解釋。從《楚居》看,季連和鬻熊是兄弟關係,季連的後人沒有即位,楚的大位賴鬻熊一支得以傳延。對楚的後人來說,是鬻熊的直系親屬,而與季連沒有血親關係。這就很好地回答了三楚先不包括季連這個懸疑。

關鍵字:清華簡   楚居   三楚先   季連

 

1994年河南新蔡葛陵出土的楚簡中,首次出現了“三楚先”一詞:

1薦三楚先各  (《新蔡》甲三:105

2就禱三楚先屯一牂……(《新蔡》甲三:214

3就禱三楚先屯一牂……(《新蔡》乙一:17

4就禱三楚[]  (《新蔡》乙三:31                      

5……舉禱于三楚先各一牂……(《新蔡》乙三:41

6三楚先、地主、二天子、山、北[]  (《新蔡》乙四:26

7……就禱三楚[] (《新蔡》零:314

與之有關聯的,還有楚先

8……舉禱楚先老童、祝(融)、(鬻)酓(熊)[1]各兩牂……(《新蔡》甲三:188197

9、……就禱楚先老(童)、祝[]  (《新蔡》甲三:268

葛陵簡中既有三楚先,又有楚先,楚先後面往往有具體的先祖名。賈連敏先生敏銳地指出:從葛陵簡看,凡稱三楚先者,其後不再綴具體先祖名,因此三楚先就是老童、祝(融)和酓(熊)。[2]黃德寬、魏宜輝、周言、劉信芳等學者也有類似的意見。[3]

和葛陵簡一樣,此前出土的望山簡和包山簡,老童、祝融、鬻熊也是放在一起禱祠的:

10[]先老(童)、祝[](鬻)酓(熊)各一牂(《望山》一·120+《望山》一·121

11[]先老(童)、[] (融)各一羖[4](《望山》一·122+《望山》一·123[5]

12……舉禱楚先老僮(童)、祝(融)、(鬻)酓(熊)各一牂……(《包山》2·217

13……舉禱楚先老僮(童)、祝(融)、(鬻)酓(熊)各兩……(《包山》2·237

可見,在戰國時期楚人的祭祀系統裡,老童、祝融、鬻熊是一個比較固定的組合,把他們稱做三楚先是一種自然的、約定俗成的現象。

需要說明的是,在葛陵簡中,鬻熊有時候寫作穴熊:

14[]童、祝(融)、穴熊□屯一 (《新蔡》甲三:35

15有祟見於司命、老(童)、祝(融)、(穴)熊,癸酉之日舉禱(《新蔡》乙一:22

由於《史記·楚世家》既有鬻熊又有穴熊,學界通常把酓(熊)和(穴)熊看做兩個人。[6]雖然也有學者懷疑酓(熊)和(穴)熊可能是一個人,但拿不出過硬的證據。[7]新近發佈的清華簡《楚居》,[8]穴熊之下就是麗季,即《帝系》等的熊麗,證實了他們的懷疑。[9]

因此,老童、祝融、穴熊是三楚先的另一種表現形式。

上引葛陵簡、包山簡、望山簡分別出自葛陵1號墓、包山2號墓、望山1號墓,都屬於蔔筮禱祠類。葛陵1號墓墓主平輿君成是楚昭王之孫、平輿文君子良之子。[10]包山2號墓墓主昭佗也是楚昭王、子良之後。[11]望山1號墓墓主悼固是楚悼王之後。[12]他們都是楚人的後裔。後裔祭祀祖先,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傳世文獻也有這類記載。《左傳·僖公二十六年》:“夔子不祀祝融與鬻熊,楚人讓之。對曰:‘我先王熊摯有疾,鬼神弗赦,而自竄於夔,吾是以失楚,又何祀焉?’”《正義》引《樂緯》宋均注曰:“熊渠嫡嗣曰熊摯,有惡疾,不得為後,別居於夔,為楚附庸,後王命曰夔子也。”楊伯峻曰:“祝融和鬻熊皆楚之先祖,而夔為楚之別封,依古禮,亦宜祀之也。全祖望《經史問答》謂任、宿、須句,風姓也,實修太皓之祀。夫太皓,天子也,而任、宿諸國以附庸之小侯各主其祀,然則祝、鬻二祭,夔亦當祀之。”[13]這裡只提到三楚先中的兩位,或是春秋時的定式,但是在楚人後裔祭祀著名先公這一點上,和出土文獻是完全一致的。

可是,無論是春秋時的二楚先還是戰國時的三楚先,都不包括季連這個人物。

《大戴禮記·帝系》:      

黃帝居軒轅之丘,娶於西陵氏之子,謂之嫘祖氏,產青陽及昌意。青陽降居泜水,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於蜀山氏,蜀山氏之子謂之昌濮氏,產顓頊。顓頊娶于滕氏,滕氏奔之子,謂之女祿氏,產老童。老童娶于竭水氏,竭水氏之子,謂之高緺氏,產重黎及吳回。

吳回氏產陸終。陸終氏娶于鬼方氏,鬼方氏之妹,謂之女隤氏,產六子,孕而不粥,三年,啟其左脅,六人出焉。其一曰樊,是為昆吾;其二曰惠連,是為參胡;其三曰篯,是為彭祖;其四曰萊言,是為雲鄶人;其五曰安,是為曹姓;其六曰季連,是為羋姓。

《世本》所記大致相同,均為《史記·楚世家》所本。《楚世家》:

楚之先祖出自帝顓頊高陽。高陽者,黃帝之孫,昌意之子也。高陽生稱,稱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為帝嚳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嚳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亂,帝嚳使重黎誅之而不盡。帝乃以庚寅日誅重黎,而以其弟吳回為重黎後,複居火正,為祝融。

吳回生陸終。陸終生子六人,坼剖而產焉。其長一曰昆吳;二曰參胡;三曰彭祖;四曰會人;五曰曹姓;六曰季連,羋姓,楚其後也。

《史記索隱》:“《系本》雲:‘六曰季連,是為羋姓。季連者,楚是。’宋忠曰:‘季連,名也。羋姓所出,楚之先。’”[14]

楚姓為羋,已為出土材料所證明。楚王鐘:“楚王媵江仲奶南龢鐘。”方浚益曰:“奶乃楚姓,即經傳之羋字。《史記·楚世家》:陸終子六曰季連,羋姓。《說文》:‘羋,羊鳴也。’此羋字本誼,經傳以為楚姓者,乃同音假借字,其本字正當作奶。”[15]

季連是羋姓楚人的始祖,從來就沒有異議。《楚居》敘述楚先公先王的世系和居處遷徙,始于季連,從出土文獻的角度印證了這一點。

那麼,我們不禁要問,季連既為楚之先,地位又如此重要,為什麼不在“三楚先”當中呢?

最近反復繹讀《楚居》,感到答案就在《楚居》當中。為方便理解,先把相關段落抄在下面:

季連初降於山,氐(抵)於穴窮。前出於喬山,宅處爰波。逆上汌水,見盤庚之子,處於方山,女曰妣隹,秉茲率相,詈四方。季連聞其有聘,從及之盤,爰生伯、遠仲。毓羊,先處於京宗。穴(鬻)酓(熊)遟徙于京宗,爰得妣,逆流哉(載)水,厥狀聶耳,乃妻之,生侸叔、麗季。麗不從行,渭(遂)自脅出,妣賓于天,巫賅(該)其脅以楚,氐(是)今曰楚人。

《楚居》主要是講楚先公先王的世系和居處遷徙。但在講季連和鬻熊時,花了相當的篇幅講他們的婚娶生育。這絕不是偶然的現象,應是由季連和鬻熊兩位先公在楚先公先王中的特殊地位決定的。季連娶盤庚後人妣隹為妻,生伯和遠仲,鬻熊娶妣為妻,生侸叔、麗季。季連和鬻熊的子輩,取名猶熊嚴四子伯霜、仲雪、叔堪、季徇,排行一貫而下,值得引起重視。大家知道,在中國傳統文化裡,貴族男子的名字前面往往加伯(或孟)仲叔季。不僅親兄弟之間如此,堂兄弟之間也往往如此。[16]因此我們很容易聯想到伯、遠仲、侸叔、麗季是堂兄弟關係。這樣,季連和鬻熊便不是像傳世文獻記載的那樣,而應是兄弟關係。事實可能是,季連雖有兩個兒子,卻並沒有傳位給兒子,而是傳位於弟弟鬻熊。再由鬻熊傳位於小兒子麗季,即傳世文獻中的熊麗。

季連和鬻熊雖然都是楚的先公,但季連一支沒有繼位,楚的大位賴鬻熊一支得以傳延。對楚的後人來說,與鬻熊有血親關係,是鬻熊的直系親屬。這應是鬻熊置於三楚先的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是,楚人稱做楚人是從鬻熊開始的。鬻熊娶妣,妣生熊麗,“麗不從行”(難產),後來通過手術把熊麗生下來。她犧牲了自己生命,卻保全了熊麗的性命。巫醫用“楚”(荊楚條)包裹住她的傷口,為她舉行了葬禮。因為為妣包紮傷口用的是“楚”,為了紀念妣,楚人便從此稱做“楚人”。很清楚,在楚人心目中,所謂“楚人”是鬻熊和妣生養出來的。因此,無論從血緣的角度看,還是從傳說的角度看,鬻熊進入三楚先的序列,理由都是很充分的。[17]相反,季連因為屬於旁系,與後代楚人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不在三楚先的序列裡,也就可以理解了。說到底,三楚先屬於祀典系統的概念,祀典重視的是血親關係,這應是在季連和鬻熊兄弟倆中鬻熊入選季連出局的根本的原因。

需要注意的是,雖然後世楚人祀典“三楚先”裡沒有季連,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在楚祖先中的地位,因為他是公認的羋姓楚人的祖先。所以歷代的史家都給予他特別的關注,新出的《楚居》以季連開篇,把他和鬻熊作為頭等重要的祖先對待。

剩下的問題是,如何解釋古書中有關季連和鬻熊的記述呢?我們以記載比較詳細的《史記·楚世家》為例。《楚世家》:

季連生附沮,附沮生穴熊。其後中微,或在中國,或在蠻夷,弗能紀其世。周文王之時,季連之苗裔曰鬻熊。鬻熊子事文王,蚤卒。其子曰熊麗。熊麗生熊狂,熊狂生熊繹。

熊繹當周成王之時,舉文、武勤勞之後嗣,而封熊繹于楚蠻,封以子男之田,姓羋氏,居丹陽。楚子熊繹與魯公伯禽、衛康叔子牟、晉侯燮、齊太公子呂伋俱事成王。熊繹生熊艾,熊艾生熊[黑旦],熊[黑旦]生熊勝。熊勝以弟熊楊為後。熊楊生熊渠。

熊渠生子三人。當周夷王之時,王室微,諸侯或不朝,相伐。熊渠甚得江漢間民和,乃興兵伐庸、楊粵,至於鄂。熊渠曰:“我蠻夷也,不與中國之號諡。”乃立其長子康為句亶王,中子紅為鄂王,少子執疵為越章王,皆在江上楚蠻之地。及周厲王之時,暴虐,熊渠畏其伐楚,亦去其王。

後為熊毋康,毋康早死。熊渠卒,子熊摯紅立。摯紅卒,其弟弑而代立,曰熊延。熊延生熊勇。

我們已經知道,這段話中有幾個明顯的錯誤。一是人名寫法上,熊艾是熊只之訛,熊勝是熊之訛,熊楊是熊賜或熊錫之訛。二是把穴熊和鬻熊誤分為兩個人。而且兩個人之間的世系相差很多。三是所謂熊渠有三子,封為三王之說純屬子虛烏有。[18]這表明由於史料的匱乏和駁雜,司馬遷對楚國早期的歷史並沒有完整清晰的認識,他的記述有明顯的“硬傷”。把季連當爺孫可以看作是它的另一個明顯的“硬傷”。

關於致訛的過程我們不妨作一些推測。季連娶盤庚後人妣隹為妻,生伯和遠仲,鬻熊娶妣為妻,生侸叔、麗季。麗季就是熊麗。在麗季這個名字結構中,季是排行,麗是私名,麗季可以單稱麗。這和《楚世家》伯霜稱熊霜道理是一樣的。[19]准此,侸叔可以單稱侸,伯可以單稱,遠仲可以單稱遠。季連的兩個兒子可以連稱遠。古時候沒有標點,行文中遠是緊緊地聯繫在一起的。所從呈與豆形近。豆在侯部定母,附在侯部幫母,韻部相同,聲母有相通之例。[20]遠在元部匣母,沮在魚部從母,魚元兩部主要母音相同,古書或通轉或合韻,[21]從匣兩母亦多通轉之例。[22]由於遠和附沮形音上的這種關係,在轉寫流傳的過程中,就把遠寫成附沮了。

[本文系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公關專案出土簡帛與古史再建09JZD0042)和國家科技支撐計畫中華文明探源及其相關文物保護技術研究專案課題古代簡牘保護與整理研究2010BAK67B14)的階段性成果。20113月曾提交臺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舉辦的“第三屆古文字與古代史國際學術研討會”,4月又提交美國亞洲學會年會,並在會上宣講。]

(作者趙平安,1964年生,文學博士,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副主任,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古文字和出土文獻研究。)

                   (將載《古文字與古代史第三集》,臺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1]李學勤:《論包山簡中一楚先祖名》,《文物》1988年第8期;許學仁:《包山楚簡所見之先公先王考》,《魯實先先生學術討論會論文集》,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1993年,第52-63頁;李零:《楚國族源、世系的文字學證明》,《文物》1991年第2期。

[2]賈連敏:《新蔡竹簡中的楚先祖名》,《華學》第七輯,中山大學出版社,2004年,第151頁。

[3] 如黃德寬:《新蔡葛陵楚簡所見“穴熊”及相關問題》,《古籍研究》2005卷(總第48期),安徽大學出版社,2005年,第4-5頁;魏宜輝、周言:《再談新蔡楚簡中的“穴熊”》,簡帛研究網站2004118日;劉信芳:《楚簡“三楚先”、“楚先”、“荊王”以及相關祀禮》,《文史》第73輯,中華書局,2005年,第13頁。

[4] 該字的釋讀可參看侯乃峰:《說楚簡“夃”字》,簡帛網站20061129日;趙平安:《關於夃的形義來源》,《中國文字學報》第二輯,商務印書館,2008年第17-22頁,收入《新出簡帛與古文字古文獻研究》,商務印書館,2009年,第97-105頁。

[5] 10和例11皆系綴合而成,依照朱德熙、裘錫圭、李家浩先生的意見,參看《江陵望山沙塚楚墓》,文物出版社,1996年,第272頁考釋101、第273頁考釋102

[6] 雖然有的學者把酓(熊)看做穴熊,仍然認為鬻熊和穴熊是兩人。如賈連敏:《新蔡竹簡中的楚先祖名》,《華學》第七輯,中山大學出版社,2004年,第151頁。

[7] 孔廣森《大戴禮記補注》曾言“鬻熊即穴熊聲讀之異,《史》誤分之”,參看黃懷信等《大戴禮記匯校集注》,三秦出版社,2005年,第749-750頁;陳偉認為,“孔氏將穴(誤做“內”)熊與鬻熊視為一人,從《帝系》所記世次看,應該說有其道理。”“‘楚先’中的穴熊,有可能就是鬻熊。”參其所著《楚人禱祠中的人鬼系統及其相關問題》,“第一屆古文字與古代史學術討論會”論文,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20069月,又收入《新出簡帛研讀》第三章第四節,武漢大學出版社,2010年。

[8] 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編輯、李學勤主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壹)》,中西書局,2010年。

[9] 李學勤:《論清華簡〈楚居〉中的古史傳說》,《中國史研究》2011年第1期。

[10]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新蔡葛陵楚墓》,大象出版社,2003年,第180-185頁。

[11] 彭浩:《包山二號楚墓蔔筮和祭禱竹簡的初步研究》,《包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92年,第556-557頁。

[12] 朱德熙、裘錫圭、李家浩:《望山一號墓竹簡的性質和內容》,《江陵望山沙塚楚墓》,文物出版社,1996年,第311頁。

[13] 楊伯峻:《春秋左傳注》,中華書局,1990年,第440-441頁。

[14] 司馬遷:《史記》卷四十《楚世家》,中華書局,1982年,第1690頁。

[15] 轉引自陳初生:《金文常用字典》,陝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1032頁。

[16] 泛化的結果,沒有血緣關係的某一類人也用這個序列排序。如《左傳·文公十八年》:“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伯奮、仲勘、叔獻、季仲、伯虎、仲熊、叔豹、季狸,忠、肅、共、懿、宣、慈、惠、和,天下之民謂之八元。”

[17] 事實上,楚人在華夏政治舞臺上發揮重要作用,可能也是從鬻熊開始的,詳下文。《楚世家》:“三十七年,楚熊通怒曰:‘吾先鬻熊,文王之師也。”(司馬遷:《史記》卷四十《楚世家》,中華書局,1982年,第1695頁)。

[18] 參看李學勤:《論清華簡〈楚居〉中的古史傳說》,《中國史研究》2011年第1期;李守奎:《〈楚居〉中的樊字及出土楚文獻中與樊相關文例的釋讀》,《文物》2011年第3期;《根據〈楚居〉解讀史書中熊渠至熊延世序之混亂》,《中國史研究》2011年第1期。

[19] 司馬遷:《史記》卷四十《楚世家》,中華書局,1982年,第1693-1694頁。

[20] 黃焯:《古今聲類通轉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239251頁。

[21] 參看趙平安:《河南淅川和尚嶺所出鎮墓獸銘文和秦漢簡中的宛奇》,《中國歷史文物》2007年第2期,收入《新出簡帛與古文字古文獻研究》,商務印書館,2009年,第322-323頁。

[22] 黃焯:《古今聲類通轉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124140頁。

 

 

 

本文收稿日期為2011822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